0

奧修願景

你只要開始,其餘的我會做

OSHO VISION

*

你必須要代表我說話。如同我透過你發聲。

我會需要更多的工具,我會需要更多的中介者。

因為我不會去任何地方,所以 我會派使臣代表我。

你就是我的大使—前往義大利的正式大使!

很快地我們就會有大使遍佈在世界各地。

你有 很多事情要做。你必須寫作。

你必須發聲……你必須從屋頂大聲吼出來。

而我會在那裏透過你發聲,不用擔心。

你 只要開始,其餘的我會做。

* 奧修願景 摘錄自:Bhagwan Shree Rajneesh (奧修本名)的著作” 對不可能任務的熱情The Passion For The Impossible”(第10 次達顯日記) –第27章-奧修談到一個義大利的作家吉特哥文德-第425頁-第一版-1978年;1976年9月17日星期五下午7時,在莊子靜心廳,奧修社區,普 那,馬哈特斯拉邦,印度

奧修的「社區」理念

Osho’s Ideas on Community

奧修師父在印度普那國際靜心社區的時代 ( 約1974~1990年之間 ),數次談論到社區的理想狀態,他也鼓勵他的門徒們回到自己的社會,結合門徒的力量,成立新的社區 (Community),共同生活,他對社區的理念如下:

․新社區裏人人平等,沒有階級的高低

社區是這樣 一個地方,很多人共同生活在一起,而不是以單一家庭為單位。例如:這個社區(編按:普那社區) ……..現在有接近3000個門徒生活在這裏,1500個門徒在社區工作。

在新社區將沒有任何人高級或任何人低級。在這個修行道 場,沒有任何人高級、任何人低級。有掃廁所的,也有教授、臨床醫學家,他們都是一樣的--他們都在做同樣有用的工作,同樣基本的工作。這個社區裏的副長官 和伐木工相處在同樣的地面上。偉大的臨床醫學家並沒有比廁所清潔工有更多的權威。所以,一個哲學博士能選擇掃廁所,另一個哲學博士在清掃道場的街道。

如果沒有階層別,就沒有問題;否則,那個哲學博士會想:「我怎麼能做這種工作,這種僕人的工作?我不是一個雇員,我是一個首腦。」在這個社區裏沒 有首腦,沒有雇員,整個人群都受尊重、愛護,無論他們在做什麼、能做什麼或喜歡做什麼。

․新社區需要各種才能的人一起創造、貢獻

一個門徒疑惑於她是否應該回到德國去,她正在雕塑和製陶的課程學習當中。在這個時候,奧修強調了新社區的創造力。

那是值得學習的 --我將不打擾它,去繼續你的學習。無論何時你能回來,就回來,然後再回去,但是要完成你的學業,因為我會需要一些新的製陶工人和雕刻家。在那個新地方我 們將做很多事情,雕刻將成為最重要的事情之一。那麼,盡可能地深入它,全身心地投入它。你的技術將會對新社區非常非常有用。我們在那裏將有協會—製陶協 會,木匠、雕刻家和藝術家協會,那麼對於創造性的部份將會有不同深度…………

我將需要具備所有才能,所有可能才能的所有類型的人,因為這 不是單一向度的工作,這是多向度的工作。門徒就是能夠把資訊帶給需要的群眾的媒介。人們在遭受靈性的饑餓。他們在身體的饑餓中可以倖存,但是他們不能在靈 性的饑餓中倖存。在身體的饑餓中存活是困難的,但並非不可能。在靈性的饑餓中倖存是不可能的。那時,根本就沒有存在的理由了。

․物質富裕的人要結合 才華豐富的人一起創造社區

富有的人必須開始生活在社區裏,讓那些社區成為富人的社區,這樣他們就不會從他們的生活水準、他 們的舒適、和他們的奢華享受被往下拉。對我而言,財富是一種創造力……

如果五千個富有的人在一起,帶著他們創造財富的天份,他們將能夠創 造出很多財富,然後可以請來成千上萬的其他人,這些人就財富來講或許一無所有,但是就繪畫、作詩、舞蹈、和歌唱而言,他們可能是很富有的。

只 有財富能做什麼呢?你無法用錢來演奏音樂,你不可因為在銀行有很多錢就會跳舞。藉著吸收更多更多具有創造力的人,這些富裕社區的規模可以變得更大,這些富 裕的社區會需要各種人物、各種特質。
………

你問我說現在有錢人應該怎麼做,如果他們願意的話,他們可以捐出他們的私人財產,而 創造出一個富有的社區——他們到處都可以做這樣的安排。他們可以在世界各地推出很漂亮的地方,而且他們可以慢慢吸收更多的人。

舉例來說, 不管你是多麼地富有,你還是需要修水管的工人,你也需要做機械的人,你同時需要一些技工和鞋匠。邀請這些人來,但他們不是以僕人的身份出現,而是以社區的 成員來。他們將能夠使社區變得更豐富,他們可以做他們最拿手的事,而使這些人過著同樣標準的生活是社區的責任。

․在社區裏,工作是一種 通往靜心的手段

蘇菲們曾經在編織、紡紗、雕刻;尤其是編織地毯,它成為了最珍貴的蘇菲作品之一,但它是一場戲,它是一個遊 戲。他們實際上不是在做地毯;它只是一個靜心 (Meditation)。地毯只是副產品;這個方法只是為了成為靜心的、遊戲的、安靜的、全然地在那裏。它是一種吸收,一種創造性的吸收。我因此非常崇 敬蘇菲。

蘇菲是對的,它處在正確的軌道上:靜心,但也對社會貢獻些什麼。如果它能被遊戲性地來做,那麼它不是做生意;那麼它是靜心。那就 是為什麼我希望我的社區變得很慢、很慢。我們必須做很多事情。這個社區必須是全然創造性的,但是創造不必然成為工作--那是整個要點。它必須是遊戲的,真 誠而不嚴肅的,投入的;一個人必須忠於它,投入它,但是不要是為了成效的緣故。它是為了藝術的藝術:那個快樂是內在本身的。

․新社區對孩子的教育

我們不是努力使他們(編按:孩子們)在他們的生命中變得非常非常強大、出名、富有、這樣和那樣,不是! 我們在這裏的整個努力是要幫助他們成為活生生的、真誠的、可愛的、流動的,而存在會照顧他們。對存在的信任--那是必須在他們周圍創造出來的,於是他們能 信任存在。不是他們必須奮鬥,而是可以放鬆。就教育來說,只是幫助他們成為更有創造性的。畫畫是好的--他們應該試試畫畫,或者創造些別的什麼,但是要讓 它成為創造性的;讓他們自發地做事情,不要帶進你的標準。

例如,當一個小孩畫畫時,不要帶進成人的標準;不要說這不是畢卡索。如果孩子享 受它,當他畫畫的時候,他全神貫注其中,那就足夠了。那幅畫就是很好的!不是因為任何客觀的標準--那幅畫可以什麼都不是;它可能只是彩色的斑點,可能是 塗鴨的……..它必然是那樣,因為孩子就是孩子;他對於事情有不同的想像………

就像園丁幫助樹木……..你不能讓樹很快 長高;那樣你什麼也不能做,沒有什麼能正向地做成。你播下種子,你澆水,你施肥,然後你等待!樹以它自己的方式發生。當樹發生了,你保護它使別人不能傷害 它、破壞它。那就是一個老師的職能:老師必須成為園丁。

以上文字資料摘錄自「奧修傳」

http://www.osho.com